心理咨询每日一语:在我看来,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就是:他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。——6月26日
网站首页 >> 成功案例 >> 文章内容

咨询案例:罗杰斯案例分享(第1页)

[日期:2013-07-03]   来源:  作者:   阅读:3861次[字体: ]

    
  主讲:王铭            整理记录:林瑶             校稿:吴和鸣
  
  王铭:这是“Jill”的案例。Jill是在工作坊中选出来的一个当事人,这是一个示范性的会谈。我们来开始扫描这个个案。
  
  卡尔:我想我准备好了。你准备好了吗?
  
  吉尔:好了。
  
  卡尔:我还不知道你想谈些什么。咱们有半个小时。我希望我们在半个小时里尽可能更多地了解对方。但我们不需要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。这是我的想法。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?
  
  张沛超:“我想我准备好了,你准备好了吗?”
  
  王铭:对,罗杰斯一般在做治疗的时候会有一个这样的习惯或特点,就是两个人坐下之后,他会给一点时间,意思就是“你给我一分钟或者半分钟,我们俩都能够静一静”,然后就会说“我已经准备好了”,然后等待当事人发起会话。
  
  张沛超:这里不是由当事人发起的,是他自己发起的。
  
  王铭:是,罗杰斯一开始就搭了一个框子过去。这是一个当着几百人做的示范性的现场会谈。
  
  张沛超:“我们只有半个小时”,这里设定了设置。“我们尽可能地了解对方”,意思就是说你也了解我,我也了解你。
  
  张沛超:“但我们不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”。
  
  齐华勇:这是非指导。
  
  吉尔:我和我女儿相处有一些问题。她20岁了,在上大学。让她就这么走了,我非常痛苦……我对她充满内疚。我非常需要她,依赖她。
  
  卡尔:需要她留在你身边,这样你就可以为你感到的愧疚做些补偿。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吗?
  
  吉尔:在很大程度上是吧。她一直也是我真正的朋友,而且是我的全部生活。非常糟糕的是,她现在走了。我的生活一下子就空了很多。
  
  张沛超:“我现在充满内疚”,你们看,接下来卡尔的话动力性就很强了。尤其“补偿”一词更偏向于动力学。
  
  齐华勇:超时空的感觉。
  
  张沛超:“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吗”,这里是为了避免做仓促的结论。
  
  卡尔:她不在家,家里空了,只留下了妈妈。
  
  吉尔:是的,是的。我也想成为那种很坚强的母亲,能对她说:“你去吧,好好生活。”但是,这对我来说非常痛苦。
  
  卡尔:失去了自己生活中珍贵的东西是非常痛苦的。另外,我猜,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让你感到非常痛苦。是不是你提到的和内疚有关的事情?
  
  吉尔:是的,我知道我有些生她的气。因为我不能总是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,我的需要无法得到满足。唉,我觉得我没权力提出那些要求。你知道,她是我的女儿,不是我的妈妈。有时候,我好像也希望她能像母亲一样对我。可我不能向她提那样的要求,也没那个权力。
  
  卡尔:所以,那样的想法是不合理的。当她不能满足你的需要时,你会非常生气。
  
  吉尔:是的,我非常生她的气。
  
  卡尔:(停顿)我猜这会让你感到紧张。
  
  王铭:这里他厘清了痛苦和内疚这样两种情绪。
  
  齐华勇:愧疚?内疚?
  
  张沛超:你看,主诉里面一直有内疚。内疚的原因从来就不会只是一个,一定是两种力量别着。女儿要成为母亲的一个欲望客体,母亲在内心里知道这一点。有时候,她也希望女儿能够像母亲一样对待她。
  
  林瑶:“内疚的原因从来就不会只有一种”,这句话能展开一下吗?
  
  张沛超:内疚从来都不会是一种单一的情感,内疚的原因有很多。在动力学上至少有两种,一种是俄狄浦斯期的,她无意识里好像已经占有了母亲,而对父亲感到内疚;另一种是在口欲期的,她觉得自己已经毁了母亲而感到内疚。这个内疚是由偏执分裂位向抑郁位滑动的一个指标。
  
  林瑶:我觉得内疚包含了愤怒和痛苦,这种愤怒既包括对他人的也包括对自己的。
  
  王铭:更简单的一个看法就是她做了自己觉得不能做的事情,很内疚。
  
  张沛超:她希望她像母亲一样对自己,这是她的一个fantasy,那么事实上她可能已经见诸行动了这一点,就是女儿事实上不得不做母亲的容器。那么,当女儿要离开母亲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伤害到了母亲。而对于母亲来讲,女儿一走呢,第一,她失去了情感上可以依靠的东西,第二,她也没有机会去弥补对女儿的苛刻要求、剥夺、控制。卡尔接下来说“我坚信这点让你感觉到了紧张。”事实上这时候她内心就会有两种力量,一方面呢,她还希望延续自己对女儿的依赖、控制和剥夺,另一方面呢,她已经担心到自己的做法不对,会毁掉女儿,进而对自己生气。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,我们往下看。
  
  王铭:看,这是罗杰斯在当事人停顿一会之后才说的这句话。这是罗杰斯之前描述的关于治疗关系的另一个要素:“立即性”,就是将此时此刻的感觉带过来。不过这里不是特别明确地在讲。他在把当事人紧张的情绪带进来。
  
  齐华勇:翻译当事人的情绪。
  
  王铭:是的,她非常的矛盾。
  
  卡尔:嗯,嗯。(停顿)但你给自己提出了许多要求,要求自己:“我不应该这样!”
  
  吉尔:是的,我应该更成熟一些。我应该自己满足自己的需要。那样,我就不会一定要从她那里得到什么了。
  
  卡尔:你应该也能通过别的方式或在别的方面使自己的需要得到满足,都没有过吗?
  
  吉尔:不,我觉得我的许多需求都得到满足了,但是仍然非常需要她。这是一种女人的需要,真的。我觉得,我从男人那里得到的什么都无法代替。
  
  卡尔:只是从她那里才能得到某些东西,是吗?
  
  吉尔:是的,只想从她身上。(叹气)
  
  卡尔:她离开时你感到非常痛苦。
  
  吉尔:是的,那是非常让人难过的。确实如此。(长叹)
  
  卡尔:(停顿)好像你现在就有这种感觉。
  
  吉尔:是的,我能感觉到她离我越来越远。
  
  卡尔:嗯,嗯。(停顿)她离你越来越远?
  
  吉尔:是啊……她走了。
  
  张沛超:如果我去做这个来访者的治疗,在这个时候我会在心里有个轻轻的标记,就是这种关系会在移情中展现。对动力学来说,当事人当前和过往的重要关系都会在移情中展开。
  
  王铭:卡尔不往动力学的方向走,他是朝他人本的方向走。你看他这句话“你给自己提了很多的要求,要求自己我不应该这样”,一个成熟的妈妈不应该这样,这是一个理想自我的表述。
  
  张沛超:这是卡尔共情了来访者的这部分对自己的恨。
  
  王铭:然后,他继续去澄清。她的需求还是在自己的孩子身上。
  
  这会有一点那个“立即性”出来了。如果非得把这个说成一个技术的话,它的那种震撼力是非常强的。以人为中心的治疗,我自己的一个体验就是它能够把此时此刻的感受贴近当事人,对当事人的那种震撼非常强。我记得我曾经在刚刚学治疗的时候,就有一些实践,之后有一些挫败。当时在班上做一项这样的模拟,就是想看一下我们这样的初学者做治疗的困惑。
  
  我当时就自告奋勇地当了示范者,当时我也在想把这个撇开,当做一个物化的东西在谈。结果老江就整了一个这样的东西,就是此时此刻的东西,把我一下子就震到了,然后我就回到了我自己真正关心的那个情境中去了。
  
  江光荣老师认为在咨询深度的评估体系中,有三个东西可以用来考验咨询的深度。第一个就是事实还是情感,第二个就是过去还是现在,第三个就是个人化和非个人化。如果一个会谈当中所进行的是更多的谈个人化的、情感的、以及此时此刻的,那么这样的咨询关系是深度的,大部分不深度的关系都是谈这三者之外的东西。后来我有一些同学在做实证性的录像分析,去验证这样的一个三维模型。
  
  杨玲:谈过去说明过去很深刻啊。谈过去不深入吗?
  
  王铭:谈过去是不深入的,谈此时此刻才是深入的。
  
  张沛超:每个学派,它认为什么“更究竟”是不一样的。就像认知学派认为核心信念是更重要的。
  
  王铭:我们去想想罗杰斯之前的一些理论吧。因为你去谈现在的一些感受,你的躯体啊,整个身体的那种感觉就会出来,这时候就更有助于“真我”去重合这样一个东西。
  
  卡尔:你觉得,她离你越来越远,是不是你……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……
  
  吉尔:是的。我只想一个人坐在那儿。就像是……你知道,我感觉到她走了,把我一个人留在那儿。
  
  王铭:这时候吉尔还没有哭,过一会就会哭,就会有激动或者其他。这时候跟进她,跟一会之后开始放大一个东西:“是不是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?”这里,他是用比较断续的方式在讲。
  
  杨玲:他这样表达是因为他自己不确定呢还是其他的?
  
  张沛超:他这是在跟吉尔共情。吉尔上一段话就是断续的,罗杰斯这时候要共情的话,要和她保持一致。

第1页 第2页 第3页
洛阳市情商研究会心理咨询中心,为您和您家庭的幸福提供助力 保驾护航
电话:0379—64230256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康城逸树G3楼607.
相关评论
 
QQ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0379—64230256
手机咨询
15036950576